您的位置: 西藏统一战线 > 统战人士 > 正文

藏医药古籍守护者朗东·多吉卓嘎:心之所向 行而不辍

作者: 晓勇发布时间: 2022-01-19 10:52:39来源: 中国西藏新闻网
打印
T+
T-

675b8fda-db8e-4030-8231-a910d84aa4ca.jpg

  朗东·多吉卓嘎(左)向西藏藏医药大学领导介绍藏医药古籍整理情况。记者 晓勇 摄

  2021年11月21日上午,《中国藏医药影印古籍珍本》61卷至70卷出版前专家论证会在西藏藏医药大学召开。

  “按照计划,2021年的任务已完成,一切有序进行。”《中国藏医药影印古籍珍本》丛书副主编、项目主要负责人朗东·多吉卓嘎说,这套丛书整理出版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很多,其中包括部分古籍卷页残缺不全、年代及作者无法考证。因此,课题组以严谨的治学态度、求实的科学方法,多次召开专家论证会,特别是每次出版前都要邀请专家进行评审。

  就在2021年11月12日,一场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在拉萨举行:截至2021年1月,历时11年,《中国藏医药影印古籍珍本》已出版发行60卷。这是近十年来藏医药学领域的重大科研成果之一,有效抢救和保护了藏医药古籍文献。

  藏医药学在悠久的历史传承中,创制了卷帙浩繁、内容广博、形制各异的古籍文献。目前,全国存世藏文古籍总数约在百万函以上,其中约三分之二收藏在西藏境内,但由于历史等原因,这些古籍存世情况不清,古籍保护任务繁重,保护人才缺乏,对其进行全面、系统的普查,有计划、科学地开展古籍保护等工作刻不容缓。

  从西藏藏医药大学筹建开始,朗东·多吉卓嘎就在该校图书馆担任图书管理员,她把收集整理藏医药古籍文献当成一种使命,在党和政府的深切关怀下、历届学校领导的鼎力支持下、社会各界特别是志愿者的积极帮助下,最终将公元8世纪到20世纪涉及藏医、藏药、天文历算、佛教等诸多学科的涵盖不同教派、不同版本、不同时代、不同内容的近5000多卷古籍文献整理分类成了名人文集、专集类、综合类等七大部分,并编写了目录。

  这是朗东·多吉卓嘎与古籍初次亲密接触的成果。从此,她更将一门心思扑在藏医药古籍的搜集与整理工作中,成为西藏名副其实的藏医药古籍文献的守护者。

  她笑着说:“我这人好像生来就为古籍收集整理这项事业活着,对此兴趣浓厚,无暇顾及其他事情。”

  这一时期,她主持编写了以《甘珠尔》《丹珠尔》为主的1卷至54卷详细目录和2卷简称目录,是目前世界同类文献中,反映藏文古籍的一部最全面、最权威的参考工具书。

  她因创建了独具特色的西藏藏医药大学特藏部而荣登2013年“中国图书馆榜样人物”。至今,她是西藏唯一获得过此项殊荣的图书馆馆长。

  2013年12月,《中国藏医药影印古籍珍本》在国家出版基金资助下,由西藏人民出版社以豪华精装本和普通精装本形式出版发行1卷至30卷。这30卷先后获得国家和自治区级多项文献类或科技奖项;2021年1月,在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下,西藏人民出版社以普通精装本形式出版发行了31-60卷。已出版的60卷共收录了古籍1434种、83000多页、4500万多字。涵盖了反映吐蕃时期的古籍文献、11世纪后《八支心要》及其注释的文献、《四部医典》及其注释的文献等三大类内容。

  从西藏藏医药大学成立藏医药与天文历算古籍文献整理课题组伊始,当时已年近花甲的朗东·多吉卓嘎作为该项目主要负责人,担任丛书副主编一职。

  她说:“从2013年获得国家出版资金支持起,我始终坚持的一项提议就是一定要出版影印版,最大限度地忠实古籍原貌,保留古籍的原始性、真实性和完整性,使‘孤本’不再是唯一。”

  十余年来,朗东·多吉卓嘎带着课题组成员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决心,走遍了全区74个县(区)的大部分乡镇村落,还千方百计到全国各地寻访藏医药古籍,行程超8万公里,收集到1万余种、50多万页古籍文献。其中,不乏稀世罕见的手写版孤本、珍本、绝本。

  说起寻访收集古籍的过程,朗东·多吉卓嘎连连摆手道:“遇到的困难是你难以想像的。藏医药古籍分布极为分散,难以精确调查;另一方面无论是单位还是个人都视收藏的古籍为珍宝,不肯轻易示人。有些古籍还是文物,更不容易看到。”

  坚持这些年,朗东·多吉卓嘎发现,在西藏,藏医药古籍文献个人收藏其实比寺庙保存得好。所以,课题组一般先通过认识的人四处打探哪里有古籍,一打探到“蛛丝马迹”就不放弃一路“追踪”。通过实地调研证实后,再与收藏古籍的人或单位反复沟通,经同意,她再带着人和影印设备开展前期工作。

  她说:“调研路上的心情往往是从希望到兴奋或失落。没有线索是一部分的困难,一旦确定目标,我们就得靠着更加坚韧的毅力,像在大海里捞针般从成千上万页古籍中搜寻所需的藏医药部分。”

  就在不久前,朗东·多吉卓嘎按照别人提供的线索,到墨竹工卡、林周、尼木、南木林等县的乡村调研了一番。她说,这几个地方肯定还要再去几次。“一般证实后,去个三、四趟才能有实质性成果。”她解释道。

  2017年初,60岁的朗东·多吉卓嘎在第9次递交退休申请后,获得批准,不再担任西藏藏医药大学的相关职务。但她忙碌的脚步并未就此停歇。为了藏医药古籍收集整理工作,66岁的她至今仍奔波在藏医药古籍文献搜集整理、修复保护、影印出版的路上。她说:“5年内完成61卷至100卷的收集整理出版工作,我们是有信心的。”

  说到初心,朗东·多吉卓嘎的语气里总有一种天然的笃定:“我的初心就是想保护好老祖宗留下的藏医药古籍和天文历算文献,为当前和后代传承发展和研究利用贡献一份力量。最终目的,就是弘扬好藏医药这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瑰宝,希望藏医药对人类健康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中国藏医药影印古籍珍本》从寻访收集到出版发行,经过了扫描、修复、彩印、校对、排版等30多道工序。朗东·多吉卓嘎表示,保护好不可再生的古籍资源是首要问题。课题组始终坚持“保护与利用并重”的基本原则,借助现代技术手段,采用非接触式扫描,通过电脑进行修复,有效避免了古籍的二次破坏。

  从2020年起,朗东·多吉卓嘎对《中国藏医药影印古籍珍本》已完成出版的系列丛书,开启以传统藏文目录编法与现代图书目录理论相结合的编制目录工作。她说:“这项工作必须要紧跟着完成。从图书馆的角度出发,图书目录的编制工作至关重要,将极大方便读者和研究人员的查阅。”

  同时,利用由中国古籍保护协会资助的5年100万元资金,课题组正大力推进藏医药古籍资料数字化建设,为西藏藏医药大学建立全球最大的藏医药天文历算古籍文献信息中心奠定基础。

  朗东·多吉卓嘎说:“人要相信,这辈子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说这话时她又一次爽朗地笑起来。

(责编: 陈建国)
相关阅读
?

热点关注更多>>

领导论述更多>>

理论园地更多>>

相关链接更多>>

曰本高清一本道无码av-日本电影100禁在线看